载入中...
我看“围观高考作文题”(一)
2016-06-12 15:44

我看“围观高考作文题”(一)

杨卫民

今年的高考评卷正在紧张有序、纪律严明地进行着,而评卷场外却是热闹非凡:无论是高中、大学生的同题笔会,还是各路网友高手的段子展销,甚而大学教授、律政先锋借机凑趣,形成“围观高考作文”的空前热潮;虽然围观年年有,今年真不同,国人在“高考作文”中十足狂欢了一把。

看客,在中国,从来是不缺的;看与被看的转化,也是文学的典型形态,笔者自然不具备鲁迅对“看与被看”的深刻洞悉,只能对于二者浅表拙见。

今年被围观最多的作文题是全国一卷和全国三(四川卷),笔者最感兴趣的也是这两题。

全国一卷的漫画题,看似幼稚,其实很考验理解力:在区区四幅图中,包含着纵横两方向的比较,高分的好孩子100分被亲吻、98分被打脸,这是父母过分苛刻;低分的熊孩子55分被打脸、61分被亲吻,是父母鼓励他的进步,乍看无可厚非,其实亦有隐忧。左右两孩子对比起来,则更令人感到不妥,对一贯优秀者求全责备,对落后顽劣者宽容厚待,这算公平么?

聪明的中国网友们当然看出了其中的讽刺意味,于是各种添加语冲上网络:较典型的是高分小孩成了“中国乒乓球”“中国羽毛球”的代言人,惯于包揽金牌,偶有失手,则被舆论打脸、领导责难;低分小孩则成了“中国足球”的代言人,稍有进步,则有众星捧月之荣,无数“么么哒”。

当然,也有借机为自己做广告的,如移动公司标榜自己一贯优秀,数院学生抱怨考试一贯艰深,还有好事者考察两孩头上秃发情况,甚而做出“生发水广告”的……一时间沸反盈天。有人对这样的现象颇感忧虑,认为严肃的高考被这般搞怪,是会干扰教育考试的正常秩序的。

对此,笔者以为着实无须惊诧忧虑。笔者也曾参与语文学科高考命题,深知语文学科是万众皆可置喙之学科,高考作文是万众皆可品评之试题;相信国家考试院的命题专家们早已能安之若素。一题令全民都乐呵的作文题,其实是大家在题中看到了自己身边的现实:何止教育,各行各业在量化指标的严厉管控下,不都有些无奈甚至啼笑皆非的事?一道看似讲述小学生啼笑因缘的作文题,引发的是大众对社会现象的丰富联想,谁能说这道题不好?

当然,教授之流眼光更高。中山大学的一位谢教授则指其为“拉低国民智商”的高考作文题,认为其“意旨简陋”“无非就是不要以分数高低论输赢,拒绝过于功利、严苛的教育方式,或起点低的哪怕进步一点也是进步,起点高的退步一点也会被另眼看待,要辩证看进步与退步的问题”,认为“这是大家都懂的肤浅道理”,认为“数百万青年,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刻,共同探讨的不过是‘分数高低是不是最重要的’这种毫无思想光彩的话题,这个民族怎么会出思想家?怎么会有独立人格?”

教授还有不少非难之辞,我不想一一罗列,只觉得像极了漫画中那个好孩子脸上的巴掌,打得啪啪作响,有声有色。我只是觉得,或许谢教授将参加高考的孩子们都当做鲁迅先生了——对于大多数从小在成绩上被老师家长严格要求而成长起来的学生而言,能反思自己所受的教育,真的那么容易么?

现在大家看一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觉得很荒唐,那是因为我们已经走出了封建专制的桎梏,而鲁迅那一代启蒙者要反思自身所浸淫的文化,说出一句“天下是我们大家的”,需要多么大的智慧与勇气!而我们的学生,要反思自己十几年来所受的教育,何尝不是如此?而这种反思没有意义吗?我不知道谢教授所处的中山大学是否开放到评职称时已经不在乎各种量化指标,倘若是,我只好说,您是置身世外的好事者,压根不懂论文、课题等等各种量化指标对人才的压迫,不懂中国的论文为什么会成为世界学术界鄙视的泡沫;倘若不是,倘若您的职称也是在量化指标的衡量中获取,倘若您作为优秀人才也被人求全责备,看着身边的猪队友只要稍有正常表现就被表扬,我想您就不会认为这是一种“浅陋”的思考。

——当我们的成人社会对量化业绩拼命追求之际,一个高考题,希望尚未涉世的孩子反思“唯分数论”,不觉得是对孩子们的高要求么?我们大学的教授们,是否敢于都对评定职称的量化指标说不?我们政府的各级官员,是否都从GDP的排队中转过头,真心去关注环境、关注百姓的幸福感?我们傲娇于自己的高身价的成功人士们,是否都敢于在深夜回想自己曾有的除了金钱以外的理想?

不要以为让孩子们反思“唯分数论”是件易事,因为我们太多成人都浸淫其间,或忍气吞声,或如鱼得水,有几人奋起孤笔一士谔谔、能进行反思声讨?谢教授做过么?

反思“唯分数论”是不易的,因为我们的教育价值,在严酷的竞争面前,真的坚守不易。笔者认为,一个孩子的好奇心、上进心与自我提升的能力,是教育中要呵护与培养的,而决不应在简单粗暴的红笔分数中被异化。教育者如若将分数作为唯一法宝,父母如若将分数作为奖惩的唯一依据,受教育者,就很可能终日在分数面前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也很可能为一个稳进的分数耍尽伎俩,而背离教育的初衷。而这样的价值不易坚守,这样的文章,要做得有破有立,掷地有声,又谈何容易?且让我们这些成人扪心自问:我是在苛责孩子,还是能“肩住黑暗的因袭的闸门,放他们到光明幸福的地方去”?

如果这样一个作文题,能帮全社会反思“唯分数论”对教育的异化,深思教育的本然,给孩子们一条开阔而自由的成长之路,善莫大焉!

 

 

 

分类:默认分类 | 阅读(5046) |评论(0)
最近访客
 
  • 游客

    06-22 18:21

  • 游客

    06-22 15:04

  • 游客

    06-21 08:24

  • 游客

    06-20 00:18

  • 游客

    06-17 11:58

  • 游客

    06-17 08:46

最新评论
 
总:0条  1/0页